首页 >> 珠宝鉴赏 >> 砚石鉴赏 >> 阅读文章
 
添加时间:2008-7-29  点击:5517  

 

砚,文房之重宝,从历史和收藏的角度来讲,砚都是文房四宝中的第一品,作为中华民族特殊的文化用具,在漫长的历史过程中,人们尝试用各种材质进行砚的制作,以适应文化发展的需要。历来使用的有石砚、玉砚、陶瓷砚、金属砚、木质砚等大类,而各类又有若干品种。然而以使用和观赏并重来品类,则最为重要的是石砚和陶砚,四大名砚——端砚、歙砚、澄泥砚、洮河砚,即是三石一陶。

自专用砚石发现的千余年以来,不断有新的砚石发现,又不断地淘汰,迄今仍在生产开发的不下数十种。砚财丰富、品类繁多,我们在品评砚台时,无论从实用和鉴赏的角度来看,最重要的无疑的是石砚。

砚石都是来源于岩石,岩石则分为三大类,即火成岩、沉积岩(水成岩)及变质岩。岩石的形成经历了一个漫长复杂的过程,大自然的造化天工,在岩石造就了独特的一族——砚石。自古以来中国文人墨客就有赏石、玩石、藏石的传统,砚石本身就是一种收藏宝石,因石质精卓、石品丰富、极具观赏、耐人品味而受青睐。砚石之为砚石,就因其具有其它石种所不具备的涩不留笔、滑不拒墨的特性和厚而坚,足以阅人于古今;朴而重,不能随人以南北的秉性。

鉴赏砚台,当首推四大石砚。

端砚用石温润如玉,眼高而活,分布成象,磨之无声,贮水而不耗,发墨而不损毫者为佳品。端砚的石质优良,细腻嫩爽、呵气研墨,温润如玉。《端溪砚史》称之体重而轻、质刚而柔、摩之寂寂无纤响、按之如小而肌肤、温软嫩而不滑。端砚的石质致密,坚实、幼嫩滋润,这与端砚的石品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。客观来看任何一种砚石,实际上都有绝、上、中、下品之别,端石石品繁多,真正好的名贵石品亦是难求的。端石石品有鱼脑冻、蕉叶白、青花、火捺、、天青、黄龙、金线、银线、冰纹、石眼等石品。石眼因其形态、神态不同而被赋予不同的名称,鸲鹆眼、乌鸦眼、象眼、鹦哥眼、泪眼、瞎眼等;按其位置又有高眼、低眼、底眼之分。古人云:人惟至灵,乃生双瞳;石亦有眼,巧出天工。石眼在端砚雕刻的艺术中,历来被文人墨客视为珍宝,使其观赏收藏价值更增。

歙砚被南唐后主李煜称为天下之冠,因产于古歙州辖下的婺源龙尾山而得名,故又名龙尾砚。歙砚因其石色青莹,石理慎密,坚润如玉,磨墨无声,瓜肤而谷理,金声而玉德。千百年来备受文人雅士的忠爱。歙砚石品极多,有金星、银星、金晕、银晕、眉纹、罗纹、玉带、鱼子、龙鳞、每一类又有若干品种。眉纹就有雁湖眉纹、对眉、枣心眉、蹙锦眉、金眉等,砚石中纹色丰富,纹理构成自然,幻化无穷,美不胜收。

洮河砚因产于甘肃临潭县洮河而得名。因产于深水之中、非常难得而为世人所宝。洮砚石质细腻坚润、发墨快、蓄水久。有绿洮、红洮两种,绿洮呈青蓝被称为鸭头绿鹦哥绿,石纹如丝,有的有天然黑色纹理如波涌浪翻,又似烟云舒卷,清雅动人,红洮色呈土红,有鹈鹕血色者为上品,洁净甘润,极为罕见。

澄泥砚源起于唐盛于宋,已有千余年历史,原产于绛州,是以过滤后河泥(澄泥)加云母、核桃油等成型风干后烧制而成。澄泥砚质地细腻坚硬,色泽表里一致,纯净,磨墨手感柔和,发墨快,不损毫亦不耗墨。因加入各种不同辅料而呈不同颜色,有鳝鱼黄、蟹壳青、虾头红、玫瑰紫、鱼肚白、豆沙绿等。惜清以后,古法失传,虽经努力恢复,然当年的风采已难再现。

地大物博的中华大地,盛产各种石材,除四大名砚外,各地还开采出其他砚石,形形色色不下百余种。知名的还有松花砚、易水砚、贺兰砚、潭柘石砚、盘谷砚、思砚、段砚、玉笋砚以及台湾螺溪砚等,林林总总、不一而足。一些产砚大省还有品类众多的石砚。
   1
、鲁砚:山东有红丝砚、淄砚、青州砚、紫金石砚、龟石砚、徐公砚、金星石砚、薛南山石砚、田横石砚、砣矶石砚、燕子石砚、尼山砚。
   2
、蜀砚:四川有蒲石砚、苴却石砚、白花石砚、金音石砚、夔砚、嘉陵石蒜、砚、北碚石砚。
   3
、浙砚:浙江有山西砚、越砚、温州石砚、开化石砚。
   4
、湘砚:湖南有菊花石砚、祁阳石砚、黎溪石砚、沅洲石砚等等。

除去石砚外还有一些非石名砚,如金属砚:铜砚、铁砚;陶砚;有瓦砚、紫砂砚、磁砚;玉石砚、玛瑙砚、象牙砚、骨砚、漆砂砚、漆砚、木砚等等。

 

无论是古砚还是新砚,一经出世,便留下了岁月的痕迹。古砚要真、新砚要精,是赏砚的基本原则。象所有的工艺品一样,各个时代都会留下代表性的不朽之作。

   砚作为一种特殊的文房用具,因记载了太多历史痕迹而为人所重,古砚则因具有时代特征,因岁月流逝而稀有更显珍贵,明代的高濂曾评砚应具有质之坚润、琢之圆润、色之光彩、声之清玲、体之厚重、藏之光整的美德,它是文房中的工具,是古人耕作之田,它因有古人的手泽而温润,因有铭文诗词而古雅,因有岁月积淀而厚重。因而你摩娑把玩一方真正的古砚,你会感到是与古人在对话交流,是在历史面前沉思。故而,苏东坡、文天祥、宋濂、史可法、纪晓岚……他们使用而传承至今的砚台,已成为我们民族文化精神的至宝。
   新砚,作为古砚的传承与延续,理当具有砚的特性和时代的特征。而作为砚雕家的作品,更是作者个性风格的展现,由于时代的发展和社会生活的广阔,给砚雕家们提供了更为辽阔的想象空间和丰富的题材,他们已经创作出并将继续创作出足以传世的佳作。江山代有才人出,这是我们可以期待的。